私访荷兰最新私人美术馆系列一: 一个不愿被暴露在大众面前的荷兰私人收藏家

Posted on

Delden,一个在荷兰东部的小城,开车再向东开15分钟左右就会到达德意志共和国了。这个平时平静得被荷兰人都忽略的地方,在过去的一年里,似乎有些不太“安宁”。 一个全新的私人美术馆正在紧张筹备中,Museum No Hero(中文直译:无英雄美术馆),一个似乎与这个小城不太匹配的时髦又冷酷的名字将会成为这个三百多年建筑的新身份,还有那些蠢蠢欲动的艺术品们。这个背负着五个世纪与五大洲艺术品,讲诉这这个博物馆长希尔特·斯坦恩麦尔的私人旅程的圣地,即将在今年四月中旬向大众开放。这也是在这几年里,第三个在荷兰(即将)开业的不靠政府资助,自负盈亏的私人美术馆。

无英雄美术馆实景由美术馆提供

 

在荷兰这样一个国度里,说到“奢侈”或“奢侈品牌”,差不多在二十年前开始不被精英们视作是褒义词了。在这群受到过高级教育(在荷兰定义:大学本科以上)的荷兰人眼中:如果一个人富裕,请不要把自己的光芒暴露在阳光下,因为这样刺眼,招人嫌。一切超过普通人的表现,比如“炫富”,它被标榜了俗气、浪费、不合时宜等等贬义词。“Doe maar gewoon, dan doe je al gek genoeg”,这句人人皆知的荷兰谚语也宣扬了谦虚,不炫富的态度。一个人优秀或者超出常人,都毋需表现出来。 所以在这块被我视为近乎人间“净土”的地方,一个多次登上拥有全球“最快乐少儿”的西欧小国,我也很少看到当地的高学历金发美女们手挎着标有路易威登大标志的皮包。我们会在某些移民少年胸前看到,他们喜爱挎着一个类似女士大皮夹大小的古驰包,类似于80年代中国的小摊贩腰间的那种黑色拼皮的钱包那种,在我看来两者的相似度极高。

 

让我们再回到这个私人美术馆吧!它的所在地是一栋1726年建造的古迹,前生属于twickel城堡管家的住地。这个在2018年4月即将开幕的美术馆跟它周围的一些建筑相比,似乎并不十分显眼,它是一幢典型的荷兰深紫红色系的砖式建筑。由于它的历史久远,也给整个整修过程加大了难度,在经过了很多个月的大修后,也就是在比原定计划大概晚了一年后,它将正式对外开张。

 

艺术使我感到愉快,丰富了我这个一直在为金钱而忙碌与奔波的商人的人生。尤其在我意识到金钱与成功并非是全部之后 – 希尔特·斯坦恩麦尔

无英雄美术馆共有两层楼,九个小展厅,外加被一座中式男装雕塑作品所点缀的花园,一个能被我立马看懂的雕塑作品,被周围郁郁葱葱自由的绿色植物、别墅和城堡所环绕。来到这个美术馆,我有一种冲出重围的感觉。就跟这个美术馆的拥有者一样,希尔特·斯坦恩麦尔也是一个冲出重围,但却非常低调的英雄式收藏家。他二三十年的艺术品收藏爱好直到不久前才被小众所有所了解,因为在一个必不得已的情况下被地方的媒体小心地广而告之。希尔特不是怕出名,也不是怕这些珍贵的艺术品被盗,我想这其中的缘由不免跟之前我们提到的荷兰人的那些特质有些关联,但也可能是复杂又多层次的。

 

无英雄美术馆实景由美术馆提供

 

希尔特的人生阅历不免值得我们佩服,跟大多数成功的商人一样,他靠自己的打拼,成为了大众敬佩的成功企业家,商人,这样的阅历也为他艺术品收藏道路打下了极好的经济基础。而在他因为公司事情而在全世界奔走时,他比一般的商人多做了一件事,那就是去欣赏当地的艺术。“艺术使我感到愉快,丰富了我这个一直在为金钱而忙碌与奔波的商人的人生。尤其在我意识到金钱与成功并非是全部之后”,希尔特告诉我。

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末,希尔特·斯坦恩麦尔第一次出差来到了中国上海。他当时看到的浦东,零星的高楼拔地而起。来中国多次后的2004年,他在一位他荷兰集团上海分公司工作的同事刘小姐的带领下,第一次闯进了上海当时艺术家们的聚集地,一块未被大众关注的地方。当时的他被中国艺术家作品所感染,也因为与那些艺术家的交流,加深了他对中国及中国社会的多层次的了解。从他买下第一幅中国当代艺术家作品后的五年中国行,中国各地都留下了他购买艺术品的痕迹。在广州,一个名叫”金城市”的中国人带他去了一些艺术家的工作室,他也通过这个“金城市”先生,买下了不少当代作品。目前他中国的藏品也跨越了中国当代艺术的二十多年的历史长河。

一次,很突然的一个机会,希尔特被上海的一所大学邀请去讲课,题目是《关于中国和荷兰的区别》。当时的他怀着犹豫与担忧的心情走进了这所大学。会有学生来吗?大家会对这个课题感兴趣吗?当他走进讲堂,眼前的几百位黑头发的学生们把整个教室都坐满了,大家都在等待他的到来。这些学生津津有味地听他讲述关于中荷两国的区别,时间也飞快地过去。他告诉我,也正是由于那次讲课,还有这些中国学生的好奇心,让他对这个国家多了好感。

我对他最看中中国作品中的哪些方面提问,对于希尔特而言,他欣赏的中国作品一定是当艺术家们把他们的感受与情绪通过画布释放出来的那种。他也提到了中国九十年代的“红色风暴”的激烈与随后的平静。所以,在他的中国藏品中,包括中国当代艺术家张小刚的作品。另外,他也收藏了雕塑、中国古代的瓷器和家具等共计80多件中国艺术品。

 

张小刚作品由无英雄美术馆提供

 

当希尔特带着我在美术馆里参观时,每一个作品都有它的一个故事。不管是在别人眼里的“新中国兵马俑”,那一个个嘴巴张大的泥人作品,这背后的故事却是这个中国艺术家在他爸爸生病去世前的日日夜夜里做的,不知这把泥人粘合起来的液体或水中,是否也掺和了这位艺术家的泪水?还有一个长相有点夸张的长腿女人的雕塑作品背后的故事,希尔特也都津津有味地为我细细道来。

除了收集中国艺术品,希尔特这个云游世界的商人、收藏家也被美国的当代艺术作品所深深打动。美国的当代大师,比如达米恩·赫斯特, 弗兰克·斯特拉的画作。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荷兰人,他也花了很多年寻找他最爱的荷兰艺术家卡雷尔·阿佩尔的作品,他终于找到了。截止目前为止,他共收藏了500多件来自五大洲,跨越几个世纪的艺术珍品,这也使他成为了一名不折不扣的收藏家。

 

无英雄美术馆藏品由美术馆提供

 

随后与无英雄美术馆馆长边走边谈,边看边笑的私访中,我也让期待正式开馆后的情景。在年轻馆长80后的优玛的影响下,无英雄美术馆会有五个不同从角度来介绍美术馆的导览:收藏家,希尔特·斯坦恩麦尔,孩子,艺术史学家以及哲学。优玛跟希尔特想法一致,创建此博物馆的原因之一是想让这个美术馆成为一个遇见地,一个通过谈艺术来遇见自己与别人的地方。她也希望每一个来他们美术馆的人都能在这里找到自己的故事,从最贴近自己的角度来审视艺术品,亦或是从另外一个人的角度来重新挖掘在艺术中,自己想像不到的故事。

 

希尔特在他的美术馆由美术馆提供

 

最后,让我来公布下希尔特·斯坦恩麦尔的职业。他是荷兰多家企业的老板,其中最有名的一家企业是Hartman花园家具集团,这也是一家做全世界生意的成功的荷兰企业。希尔特也登上过荷兰500首富名单(Quote 500)。希尔特·斯坦恩麦尔,一个不想活在媒体里的成功的荷兰企业家,收藏家和他的私人美术馆接受了我的非正式采访。

原创:羽(荷兰)文化艺术策划的私人美术馆系列一